唱衰做多唱多做空熱錢從未離開

2019-06-06 10:12:21 来源: 陇南信息港

  唱衰做多 唱多做空:热钱,从未离开

  近一段时间,国内房地产企业海外发债利息直线下降,从去年的10%左右下降到近的5%,这说明外资对中国房地产市场的高度认同。

  實際上,就在摩根大通、渣打等外資投行紛紛下調中國經濟增長預期的同時,越來越多的海外資金通過債券、私募股權基金等方式,正在加快參與中國房地產市場投資。渣打銀行一位高層分析師向媒體透露,他們承接了大量中國房企海外融資的業務,盡管從他個人角度判斷,以北京、廣州等地為代表的中國房地產市場已出現過熱和房價泡沫。

  这就是说,嗜血的热钱其实是一边唱空中国经济,一边却在加速做多中国地产。

  一位不具名的证券分析人士对称,制造混乱、以图投机,其实是唱空中国经济的本质。扰乱视听,制造恐慌,用看不见的心,配合看不见的手,唱衰做多、唱多做空,反复操作,拉大波幅,进而在国际和国内金融市场的动荡中获取化利益。这一直是在国际金融市场浸淫的热钱们惯用的投机手法。

  经济学家李才元认为,热钱来了或走了,对于中国经济这么大的体量而言,目前根本算不上多大影响。就算这些投机热钱短时间离开,中国的流动性也足以填补空缺。热钱顶多制造一些趁火打劫的机会,比如他们一直就在中国楼市泡沫中火中取栗。

  他说:关键在于,只要中国经济自身调整过来,实业真正复苏,就没什么可担心的,热钱今天走了,明天还会回来。

  房地产市场成经济转型主战场

  数据显示,虽然楼市调控政策连连收紧,但今年上半年重点城市的土地市场却再度升温。比如北京,前6个月经营性用地出让收入为629.75亿元,同比增幅高达334%,接近2012年全年的647.92亿元。上海、广州及其他一些主要城市的土地市场也在上半年高潮迭起。

  去年北京财政收入3314亿元,按今年楼市火爆的走势看,房地产行业在财政收入中的占比可能远超过20%,不但稳居各行业之首,还有可能赶超2010年之前的纪录。

  仅靠收缩影子银行系统,对房地产调控是无效的。财经分析人士雷思海认为,由于巨大的利益团体的结盟,房地产反而是一个受到流动性紧缩影响的领域。这样的调控,恐怕只有等到其他行业先死了,才会轮到房地产调整。

  按照2012年全国城镇均价每平方米5800元计算,居民城镇房产的资产规模达到了132万亿元。因此,全国房价上涨10%,就相当于资产增长13万亿元。这13万亿元财富效应,相当于2012我国GDP总额52万亿元的25%,这让银行、开发商、某些地方政府以及囤房者,不断地往房地产行业里搬钱。

  大小储户们的钱都被银行、信托公司搬到了房地产市场,其他行业里自然缺钱。他表示,中国经济的钱紧是结构性的,资金都被疯狂的楼市吸进去了,工业企业以及为他们融资的股市都处于缺血状态。

  这正是经济学家李才元的担心钱紧制造的股市震荡有可能造成双杀实业的结果:一方面,银行业资金紧张,他们往往先从实业里抽走资金,只有绷不住了,才会脱离高利润的房地产业务;另一方面,由于股市结构不合理,地产金融板块占比太大,本来调控目标是楼市,可股市大盘先被砸倒了,会打击投资者信心,长期看不利于以后好企业在市场上融资。这意味着,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两条路,都可能对实业封死。

  李才元强调,国家经济转型的主战场是房地产市场,因为实业复苏的前提是能否抑制高房价泡沫。目前的高房价,拉高了整个社会运行的成本,不论个人生活成本还是企业运营成本,都无形中大幅增加。

  一般市民为了一套房子而奋斗,还怎么去创业、创新?一般制造业眼看着地产业畸形高利润,还有什么动力去搞生产、搞科研?他说,在社会成本居高不下的情况下,所谓打造中国先进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中国经济升级版,就只是一个说法,很难真正实现。美国经济为什么复苏,主要原因之一是房地产泡沫崩掉了,社会成本降下来,实业才能得到喘息。

  雷思海表示,房地产市场泡沫再继续下去的话,会绑架银行、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以及中国的货币政策,一旦外部环境突变,这将成为击穿中国经济的一个危险源头。

  决策层必须重视楼市问题

  雷思海认为,眼下扭转中国经济下行趋势的当务之急,是政府推出以存量为征收依据的房地产税改革政策,将囤房者们尽量驱赶出来。

  不过,他似乎有些悲观,到目前为止,连先前说好的房地产信息城市联都做不到,可见房地产既得利益群体的阻力之大。他预测,房地产泡沫如今正像股市当年狂奔向6000点一样,如果不加遏制,终还会上演掉到1600点的悲剧。

  原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近针对金融恐慌提出了一套综合治理的药方。

  他认为,钱荒在倒逼中国经济加速深层次改革:一是要大规模放开民营经济投资限制,让他们参与到地方基建和公共产品项目上来;二是必须进行金融整顿,把银行体系的一些不良资产像切除肿瘤一样切除出去。

  此外,很关键的政策工具是尽快推出房地产税。李稻葵表示,房产税短期内也许不能完全压制房价,但却能够给地方政府一个财政收入上涨的预期。同时,中央政府要给地方政府更多的财政分成,让地方政府对未来财政收支没有担忧,这就能激活和调动中国经济转型的地方积极性。

  房价掉一半,股市翻一看,李才元用一句市场中流传的口头禅,来预测中国经济转型的未来。这就是说,股市好转的前提是实业复苏,而实业复苏的前提是,政府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好楼市泡沫这个调结构的核心难点,这也是破解地方政府沉迷在土地财政里不能自拔的根本难题。

  银行业闹钱荒,再拖累股市下跌制造心理恐慌,千万不能因此转移视线。他说,房地产是遏制中国经济转型的元凶,不应从新一届中央政府的决策视野里溜掉。( 众石)

月经不调如何改善
月经不调日常注意什么
月经不调哪些症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