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行业陷入困境涉足企业各自出招忙调整

2019-06-08 15:57:59 来源: 陇南信息港

光伏行业陷入困境 涉足企业各自出招忙调整

大起大落的光伏行业“糊弄”了不少人。随着光伏迅速脱去“暴利”外衣,并陷入全行业困境,当年急于冲进这个市场的上市公司不得不忙着收拾烂摊子。

航天机电瘦身多晶硅

航天机电近公告,公司及全资子公司上海神舟新能源转让各自持有的内蒙古神舟硅业25.13%和4.57%的股权,终大股东共以4.88亿元受让了上述股权。交易完成后,航天机电对神舟硅业的合并持股比例将由之前的49.33%下降至19.63%,神舟硅业变为航天机电参股公司。这一事项涉及重大资产出售,需要经过中国证监会批准。

航天机电原来的主业是汽车零配件。2007年,国内兴起光伏投资热,航天机电不甘落后,投巨资涉足多晶硅、电池片、电池组件以及光伏电站。公司计划,到2015年光伏产业实现销售收入140亿元。

变卖神舟硅业股权,显示航天机电收缩多晶硅的战略。

这实在是不得已。多晶硅价格已经从100多美元跌至20多美元,而国内企业生产成本多在40、50美元,在海外多晶硅生产成本降至十几美元的背景下,国内企业开工率非常低。

民生证券光伏行业分析师王海生认为,面对很难东山再起的局面,航天机电选择瘦身是一件很有利的事。它的幸运之处在于背靠一个有实力的大股东。

航天机电瘦身多晶硅,与当年通威股份变卖永祥多晶硅有相似之处。2008年底,受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多晶硅一落千丈,通威股份迅速将永祥股份卖给大股东。永祥股份曾图谋借壳*ST远东上市,但无奈于2011年市场形势急转而下。

与通威股份有不同的是,航天机电涉入光伏产业链太深,船大不好掉头,其不得不在海内外建光伏电站来消化巨量产能,这与海润光伏、向日葵等战略不谋而合。

终止光伏电站项目

就在大量太阳能电池制造企业进军光伏电站之时,银星能源却选择性退出。近,银星能源公告,公司拟终止在内蒙古赤峰市合作开发光伏电池组件的项目,终止与约旦清洁能源公司合作开发约旦光伏电站项目。

王海生认为,太阳能电池制造企业转做光伏电站,若建电站自己运营的话,靠每年卖发电量,实际上拉长了货款回笼期,影响制造环节资金周转。另外,光伏电站建设与运营对于制造企业来说,完全是另外一个行业,转行者会面临许多技术和经营的风险。

此外,中国光伏并率不高,如青海曾有并不足50%的报道,因而建光伏电站同样会步履维艰。

不过,类似中利科技这种建电站变卖迅速回笼资金运营模式相对好很多。但这需要有超前战略,才能在世道不好时拿得到订单。

清算光伏公司

孚日股份主营家用纺织品,也是光伏热时闯入该行业。近孚日股份公告,以450万欧元出售博世太阳能6.4%的股权。博世太阳能经营范围是研发、生产和销售CIS薄膜太阳电池组件。此前,公司决定将参股公司埃孚光伏(占比50%)清算解散。埃孚光伏的主营业务是生产、销售太阳能电池组件,由于公司产品价格持续下跌,不再具备可持续经营的经济基础,因此依法将其清算并解散。

不仅是中国企业,西门子、博世集团等行业巨头也打算退出光伏。光伏研究机构GTM Research估计,未来三年,如果中国没有大幅度提高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规划目标,全球预计将近60%现有企业将退出光伏行业。

关键词:

光伏

海淀
西医
海口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